而对于那众多感激的目光,牧尘却是并未理会,他望着那消散而去的邪恶魔物,那紧绷的心灵,也终是松了下来,紧接着,可怕的剧痛便是犹如潮水一般从其脑海中涌出来,试图将其吞没。

金擎天望着牧尘那森寒得令人心悸的眸子,心头忍不住的一寒,旋即他的面容扭曲,双掌紧握,体内灵力也是涌动起来。

在那一道道震撼的目光中,高空上的牧尘身影也是渐渐的降落下来,他眼神淡漠的注视着远处那道狼狈的身影,淡淡的道:“还有一口气在,想要装死不成?”

九幽宫内,一座主殿之中。

他的视线穿过金光,望向了远处的金擎天,发现此时的后者嘴角似是掀起了一抹嘲讽之意,其声音也是若有若无的传来:“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?”

而在他们将重伤的白冥带回来后,在场却是并没有任何人察觉到,那祭坛之外大地上,由白冥本体所留出的凰血湖泊,竟是在悄然间的渗透进入那黑暗的大地,而在吸收了鲜血后,那些黑暗大地,似乎变得愈发的暗沉与邪异。

而也就是在神墓园内死气削弱时,那前方数座石台上,那些顶尖之族的队伍也是猛然睁开了双目,眼中精光闪烁。

而那上古荒兽之上,便是一位赤膊壮汉,他皮肤黝黑,犹如铁铸,壮硕的身躯仿佛山岳一般,所立之处,万物沉稳。

牧尘与金擎天的身影首当其冲,直接是被硬生生的震飞而出,彼此都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不过所幸两人都是反应极快,立即召唤至尊法身与神兽形态护住本体。

宗腾被宗青峰的语气倒是骇得一身冷汗,特别是在之后知晓了那场牧尘打败了冰凰族的白冥之后,也是彻彻底底的失声,最后狼狈的带着队伍离开神兽之原,再不敢升起对付牧尘的想法,这般人物,日后必然不会是常人,若是得罪,得不偿失。

不过此物虽说他们对其不太熟悉,但却都能够模糊的猜出大概,此物威力极强,但显然适用的次数有着限制,甚至有可能就只是一次性的。

这座万兽墓太过的庞大,其中死气弥漫,屏蔽感知,即便是灭生瞳也是只能模糊窥测,难以清晰感应。

而在那眼瞳之内,一道巨大的黑色光束,陡然喷薄而出。

冰冷的湖水之中,感知沿着一截截骨骸蔓延而过,而在此时,牧尘方才清楚的察觉到这具骸骨之庞大,按照他的估计,这多宝兽生前,怕是得有十数万丈的体形,那可真是庞然大物。

可眼下……这种神通之术,却是出现在了眼前这个不过七品至尊的人类身上!

天荒族长与诸位长老对视一眼,再看向牧尘,那原本严肃的眼神也是变得柔和了许多,牧尘此次不仅帮助九幽获得了传承精血,而且还令得她实力暴涨,这可算是一份不小的恩情了。

七品至尊灵力修为与七品至尊肉身之力,在此时彻彻底底的汇聚在一起。

第一千三十九章 神墓园

“可这里的七品兽灵数量怕是不下三十多头……”墨铃眨巴着大眼睛,那可是相当于三十多位七品至尊,凭他们这些人,能够全部的解决掉?

“虽然没有灵智,不过本能却是不低。”牧尘有些讶异,这八品兽灵身上有伤,凭借着本能它知道此时不时战斗的最好时候,所以它竟然是打算发出震慑,来震退他们。

在那前方,唐冰则是红唇微张的望着此时凌厉而霸道的牧尘,旋即暗暗吐舌,此时的牧尘,比起以往,显然气势强悍了无数倍。

牧尘的目光微微闪烁,旋即他深吸一口气,身形一动,出现在了一座山丘之上,然后转身望着后方那滚滚弥漫而来的死气。

此次多宝兽之行,显然众人都是盆满钵满。

而随此诞生之物,便是罕见的天地之宝。

不过对于这些宝地,现在的他却是再没有丝毫念想,失去了吞雷兽心这强大的底牌,他如果再轻易的深入那种险地,恐怕就真是找死了。

在其双臂处,真凤真凤之灵凸显而出,盘踞缠绕在双臂之上,隐隐间,一道龙吟凤鸣之声,回荡在牧尘体内,震荡着气血,引得灵力疯狂叠加狂暴。

当这一拳轰出来时,就连牧尘心头都是猛的一震,浑身皮肤都是刺痛起来,那是他的肉身感应到了极重的威胁。

最重要的,这些光影的数量,赫然达到了数万人的恐怖地步。

白冥面色微沉,身形鬼魅一闪,便是消失而去,一道残影浮现,任由那金光贯穿。

而在那重重巨浪之下,牧尘的身影则是犹如磐石般纹丝不动,即便是那万丈巨浪笼罩下来,却依旧是无法撼动他丝毫。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amekido.com

本站人体写真网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