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总是这样,我怕她上了社会吃亏。”刘永利真是郁闷到不行。

  “实不相瞒,”郑奕啸点点头,冲阎婧玉温和地笑了笑:“姑娘长得和我一位故人之妻很是相像,若不是……我几乎以为你就是他们的孩子。”

  “是!”马晓莲都快吓哭了。她过来打招呼也是大师兄吩咐的,眼下真得罪了人,这个黑锅还得她背。她有些战战兢兢地走到钱浅面前,声音颤抖地道歉:“曲小姐,是我认错人了,对不起,冲撞您了。”

  “所以其实你娘亲并不信任无极门对吗?”钱浅皱起眉:“李云舒和她并不是朋友对吗?”

  “我们欠他大人情,以后有机会再还。”阎婧玉伸出手替钱浅整理了一下刘海:“只是裴师兄这个称呼,以后你无论在哪里都不要再用。你是谁,打哪来,我想那个李云舒心知肚明,但这层窗户纸她没法捅破,你也不要给他们任何机会。”

  而坐在钱浅不远处的校花曲秋韵,则像是根本看不见台上光芒四射的魏悠扬似的,目光一直紧紧追随着自家小男票,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。

  薛妤是魏悠扬很多年的同学了,家里和他家离得也近,是多年的邻居。从小到大,两人关系不好不坏,表面上倒是很礼貌。但是魏悠扬自己知道,薛妤其实挺看不起他的,从小就不爱跟他一起玩。魏悠扬还知道,薛妤的爹妈其实也有些看不起他,虽然他成绩很好,但是每次薛妤爸妈说客气话称赞他聪明的时候,眼中总是带着几分嘲弄。

  一开始钱浅还颇为心虚,但后来她发现,这个诸葛流风似乎真的挺了不起,心仪的女孩子突然变成了个男人,他居然还是那样一如既往的对待阎景玉尽心尽力。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“我爱的是你,无关身份性别”吧?!!

  原来薛妤对待魏悠扬是这样的态度啊……钱浅转过身来,紧紧盯着放在自己眼前包装精美的蛋糕纸盒,而且看起来魏悠扬已经习惯了薛妤的态度,虽然很友好但却带着些掩饰不住的轻慢。薛妤的家教应该很好,这种轻慢的态度钱浅认为应该不是故意的,这大概是一种潜意识中的歧视。像薛妤这样漂亮活泼的小姑娘在面对又胖又丑的人时,大概都会不自觉的产生一种优越感。

  “我妈妈挺喜欢你,放心吧!”钱浅先冲着魏悠扬安抚的一笑,之后话锋一转:“不过她挺喜欢你,不代表愿意让你做我男朋友。”

  “蕾蕾!”魏悠扬冲钱浅摇摇手算是打招呼,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,许多下课后已经拿到手机女孩子一看到魏悠扬的笑脸,立刻忙着掏手机拍照,教室里顿时咔嚓咔嚓响成一片,真是盛况空前啊!!

  “有机会能接受最好的教育,我还是不要浪费。”钱浅冲7788坚定地笑笑:“调试任务没救了,但我也不想白白浪费时间。”

  A班倒数第一的钱串子同学回到家里也受到了爹妈的大力表扬和奖励。

  原来她是要拿回家给妈妈吃啊……坐在座位上低着头,暗搓搓听着几个女孩对话的魏悠扬默默地想,可是……那个蛋糕放了一上午,早就不好吃了啊……

  钱浅没发现曲离神色的异常,因为她除了会迁怒曲离,还非常痛快地迁怒了7788。

  整整一学期,曲秋韵轮到三周值日。第一周,钱浅天天蹲守在学校门口拦截破坏她和许钰的相遇,被撞翻两次。第二周,钱浅特意考砸了英语,被罚连续一周早到校在英语教研室早读,她光明正大的站在路口“偶遇”曲秋韵一起到校。第三周,完全想不出新主意的钱浅厚着脸皮找同学调换了值日,和曲秋韵一组值日,约好一起到校。

  “是诶,”6762蹦蹦跳跳表示同意:“他是很厉害的科学家,我知道我知道!不过我不知道他是银冕族,他的眼睛不是银色。”

  “这……的确说不清。”郑奕啸语塞一秒,最后泄气似的微微叹气:“可……可我为何要谋害我兄弟?我与阎家并无仇怨!”

  “唉,”钱浅看了半天之后拿胳膊肘怼了怼这个个性特别被动自卑的男主:“你脸上的痘痘,千万别乱抠听到没?否则以后会落疤。落疤多难看啊,麻子脸没法救,以后会被人嫌弃的。”

  “可是这与我们也无关,咱们玄雾阁惯常和这两家交往不多。”郑奕啸的儿子也困惑的皱起眉:“而且爹爹说得那个年轻姑娘我知道,若说结亲家,前两日我看到昆仑赵大侠同她站在一处,也是十分熟稔的模样,曲大侠真要嫁妹,昆仑不是更加门当户对?”

  钱浅一看魏悠扬的脸就知道这家伙其实什么都没听懂。这件事倒是让钱浅意识到了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:魏悠扬过得太封闭了!这对他并没有好处!因为缺乏同龄的朋友,缺乏来自朋友的陪伴和影响,他的成长显得比同龄人慢许多,很多这个年纪男孩子感兴趣的事,他其实都不太明白,颇有几分与社会脱节的架势。

  不过还好,曲秋韵非常讲礼貌,而魏悠扬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不分青红皂白就为朋友出头的性格,因此三个人一起往教室走的时候,气氛倒很和谐。因为感激魏悠扬出手帮忙,曲秋韵破天荒跟魏悠扬多聊了几句,魏悠扬也温和的回应着曲秋韵,让独自走在前面的钱浅颇感安慰。

  “我这辈子打算找个工资高点的好工作,不能光闷头学习。”钱浅这样这样告诉7788。

  “唐老前辈,”阎景玉低下头冲唐焕行了一个大礼:“离光原物奉还。这两年,景玉承您的情了!”

  “怎么可能!”张萍摇摇头:“小班上课怎么也比不上一对一。但是那一对一的价格咱也花不起。而且听说好多好老师是不随便收学生的。”

  诸葛流风嘴上似乎问的是钱浅,眼睛却在暗暗瞟着阎婧玉,这幅欲盖弥彰的架势让钱浅差点不小心笑出声。她非常合作的转头去问阎婧玉:“柳姐姐,你说呢?想不想喝酸梅汤?”

  “对,是个挺漂亮的男孩!”郑大公子点点头:“因此我父亲这些年一直坚信,阎家的景玉兄弟一定活着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刘永利和张萍再一次傻眼:“悠扬,你没说胡话吧?你爸妈怎么会同意送你和蕾蕾一起出国?出国学费很贵,蕾蕾没道理让你父母帮忙付学费的。”

  “对!”钱浅忍不住乐了:“丢了弟子就来找我,像话吗!”

  围观江湖人一片安静,带着几分慎戒地看着高站在擂台上的阎婧玉,如此干净利落地杀掉了幻影阁的高手,这姑娘深不可测啊!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amekido.com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