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是进入皇宫的主路,她和欢颜刚刚入了宫门进来,而前面的那个人定然是要出宫去的。

  欢颜给身边的琼儿使了一个眼神,琼儿便是上前去搀扶她。

  “她怎么样了?”看到谢安澜找来的大夫正坐在床前给杜芊茹诊脉,裴风胥低声问谢安澜道。

  可皇上呢?登上皇位之后的他,还把父王和母妃当作救命恩人,还把谢安澜当兄弟吗?她不确定……

  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,那些男子们大都是满载而归,随行来的御厨们便是将这些猎物都给收拾了,准备在晚膳的时候端上桌。

  “不过,这也只是一种猜测而已。在皇宫里的时候,我和父王,还有皇上,我们三个人就已经商量过了,也是跟你方才说的一样,觉得无非就是两种情况。欢颜,至于你说的第三种,相信我,不会的。”

  “都是将门出身,想来能聊到一起去。”

  五皇子听了她这话,重重地冷哼了一声,却并未说什么。

  在宫中当差的太医向来如此,这种争宠的手段他们看得多了,毕竟这后宫之中的事情,他们不好涉足,一般这种情况下,只说着好好调养也就够了。

  那女子说着,竟就去拉谢安澜的手。

  除了这样大的动静,消息自然也是瞒不住了。

  两辆马车错身而过之时,欢颜透过微风撩起的帘子,无意间瞥到了坐在林家马车里的两个人,不由十分诧异,“马车上竟然坐着林家的老夫人,她这么大年纪了,林家竟也愿意让她长途跋涉去出远门?”

  其他人还未开口,顾诗淇已经笑着打了圆场,“没晚,是我们来得早了。”

  欢颜轻叹了一口气,才接着道:“那方家小姐是女扮男装去的翎儿那里,招收新伙计的事情,是由掌柜管着的,翎儿并未过问。当时掌柜的根本就没有认出方家小姐来,只是看她挺老实的,还说工钱可以低一点也没关系。”

  而他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,华儿之所以躺在床上见自己,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法下床,她的两只腿都动不了了,因为跪得太久,膝盖已经肿得不成样子。

  当天酒肆打烊之后,掌柜的便找了女扮男装的方家小姐过去,委婉地说了自己的意思。当时她什么都没说,掌柜的还以为她是懂了,给她结了这两天的工钱,便让她走了。看她沉默离开的样子,掌柜的本来还有些心疼。

  林灼妍的侍女一夜未归,林夫人第二日才知道这件事,当即皱眉问自己的女儿道:“昨天晚上怎么不说?”都一整夜没有回来了,怕不是出事了吧?要是昨天晚上妍儿就告诉自己,还能让人出去找一找,这眼下,要果真是出事了,再找到也晚了。

  欢颜觉得这件事……还挺有些意思的。

  “前阵子,府里失踪了一个侍女是吧?”林灼华说着这话,看向坐在自己母亲身旁的妹妹,“是妍儿身边的侍女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  “舅舅,那个姐姐又来看你了。”

  只是,这样大的事情,整个京城却并无几人议论,更多议论的却是定安王府的奕世子妃。

  所以她才答应了帮助五皇子和千红门,自己帮她们混进猎场,他们帮自己报仇。

  蒋青青走到欢颜的身边坐下,好奇地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  虽然他已经故作镇定,但是欢颜可是他的亲姐姐,看着这小子从小长大的,她还能不知道他。翎儿眼下明显是有些不好意思,却还故作镇定如常罢了。

  顾诗淇听了之后,则在心中暗恨,却也不敢表现在明面上,这个顾欢颜真是处处都要压自己一头。

  这样好像显得自己多信不过婆家人似的。

  盼了这么久,终于盼到顾家人上门来提亲了,可别再将这婚事给弄砸了。

  方悠然原本是不想在自己成亲的第一天就闹出这样的事端来,所以想着自己出来说句话,就这样作罢算了。

  正在满心忐忑之时,却听闻妍儿在牢中自杀了。那时间,他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儿,作为皇上的臣子,他知道自己的孙女该死,死得一点儿都不冤。而作为一个祖父,虽然自己的孙女做错了事情,但……一想到自己的孙女还那么年轻就葬送了性命,心里也难免要悲痛难抑。

  欢颜似是感受到了谢安澜心中的波动,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看向他,“这是我自己的选择,与你,与旁人都无关。就算再重来一百次,我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,所以……我自己的选择,由我自己来承担这个结果。安澜,我知道你从来都最顺着我,若是我真的……出了什么事,你别恨自己,也别恨其他任何人。好好照顾我们的儿子,那可是从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,你若是没有好好待他,我定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gamekido.com

本站霸道总裁狠狠爱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